本站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搬运,仅限于小范围内传播学习和文献参考,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有侵权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删除。
当前位置:探其金融 > 投资理财 > 正文

东方创投为央企东方资产成员企业之一,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

发布于:2022-04-19 12:08:35 阅读量: 分类:投资理财 编辑:安士宝财经小编 首发 内容来源:安士宝财经
摘要:东方创投为央企东方资产成员企业之一。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赵晋宁案件已经宣判,其于2017年伙同他人为济南中弘广场项目融资提供帮助,以额外“财务顾问费”

特别提醒,本文仅供参考,不作为实操建议,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交易风险自担!本站和本人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以下是关于东方创投为央企东方资产成员企业之一,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用!

东方创投为央企东方资产成员企业之一。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赵晋宁案件已经宣判,其于2017年伙同他人为济南中弘广场项目融资提供帮助,以额外“财务顾问费”的名义非法收受中弘股份给予的好处费人民币1324.62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涉案的济南中弘广场曾是地产黑马中弘股份致力打造的济南CBD核心项目,总投资额预计近35亿元,其背后中弘的实际控制人为神秘富豪王永红,他的另一身份是金融大鳄赖小民同乡。而在中弘资金链断裂、中弘股份退市之后,包括济南中弘广场在内的中弘资产前途未卜。

3月20日下午,记者拨打邦信置业与中弘方面电话,均未获回复。3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东方创投,电话亦未获接通。

东方资产旗下员工受贿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赵晋宁,男,1986年11月4日出生于河南省济源市,汉族,大学文化,捕前任东方邦信置业有限公司投融资部副总监,住北京市亦庄开发区;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9年5月22日被留置,同年8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作出的(2019)京02刑初132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7年,被告人赵晋宁利用担任东方邦信置业有限公司(下称“邦信置业”)投融资部副总监等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为济南中弘广场项目融资提供帮助,以额外“财务顾问费”的名义非法收受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给予的好处费人民币1324.62万元。其中,赵晋宁实际分得人民币285万元。

赵晋宁原先任职的邦信置业系为国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至于中弘方面,股权关系上山东中弘置业有限公司由中弘股份间接持有51%股份,中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持股49%;中弘卓业集团由中弘实控人王永红个人全资控股。

就赵晋宁收受山东中弘置业有限公司1324.62万元的证据,判决书列出的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融资总监、证人周某证言显示,2017年,山东中弘置业有限公司以济南中弘广场项目房屋及土地使用权作抵押,向邦信置业融资14.82亿元。在此过程中,赵晋宁称要再签订1份财务顾问协议,总金额为融资规模的1%,并提出参与该项目融资的人都能分到。中弘控股先后向第三方公司支付了大约1200多万元,其向部门领导许某提供的公司账户支付了约260万元,并分多次取款285万元给了赵晋宁。

北京市第二中院认为,被告人赵晋宁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索取、非法收受业务单位的财物,为业务单位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刑罚处罚。

法院判决,被告人赵晋宁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继续追缴被告人赵晋宁人民币三十四万元,连同在案扣押的人民币八百零六万八千七百七十三元九角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3月20日下午,记者致电邦信置业及山东中弘置业管理人,电话均未获接通。记者致电中弘卓业集团,语音提示该号码为中弘集团,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自己是新来的保安,公司目前无人上班,仅两三名保安留守。

涉案济南中弘广场三次法拍未成交,开发公司已被申请破产

赵晋宁受贿案中所涉及的济南中弘广场为山东中弘置业有限公司所有,后者系中弘股份旗下。

据公开资料,济南中弘广场位于城市CBD区域,项目前身是启德置业名下的“启德国际金融中心”,2014年该项目被司法拍卖,由中弘接盘并更名为中弘广场。

据中弘股份2015年年报,其对济南中弘广场项目预计总投资金额达34.91亿元。

在中弘广场微信公众号2016年8月的一次推送中,中弘广场被描述为“在区域核心以318米的济南天际线,建造着济南CBD的至高点”。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底违约后,中弘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卷入一系列资产冻结、评级下调、拖欠资金、债务违约等事件,中弘创始人王永红则被曝远走香港。

中弘股份曾数度尝试引外援自救,曾与加多宝陷入合作“罗生门”而终止,并曾迎来中植系与国资的联合托管。但这些努力未能奏效,中弘股份最终于2018年12月被深交所摘牌。A股退市后,中弘股份转入老三板,自2019年12月6日起挂牌转让,股票简称“中弘1”。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有媒体消息称,此前滞留香港及海外地区的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已归案。

新京报记者自判决书发现,赵晋宁受贿案中身份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证人王某1”的证词对此予以了佐证。

王某1提供的证词显示,中弘卓业财务公司副总裁许某汇报称,为感谢邦信置业公司的融资支持及未来继续合作,需支付一笔额外的“财务顾问费”,其最终同意。该笔费用就是给邦信置业公司负责人的好处费,费用大概是融资金额的1%,总共1000多万元。

而在退市身后,中弘留下的多地地产项目将何去何从?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6月,中弘股份公告称。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渠道,不代表探其金融观点及立场,转载请保留链接: 东方创投为央企东方资产成员企业之一,近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http://www.00is.com/licai/501398.html

今日最新

热门浏览